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-恐怖诡异录

灵异事件_奇闻异录_恐怖故事-恐怖诡异录

恐怖诡异录带你体验国内外最不可思议的灵异事件,含有大量灵异事件,奇闻怪谈,恐怖鬼故事,灵异故事,中国十大灵异事件,未解之谜等,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灵异网站。

菜单导航

苍穹之上之死里逃生

作者:?鬼叔 更新时间:?2021-10-24 10:34:34 游览量:?57
咪乐|免费|直播|间 2016年荣获广西五一劳动奖章。

眼看着黑猩猩过来要抓我俩,我当然不能怂,摆出了一副英雄救美的样子挡在她面前。

“你们别乱来,我可是练过的。”我开始比划起拳脚来。

“直接把这只低等野人打晕。”那只红毛猩猩喊道。

就看它一拳轮过来,我立马大喊一声:“停!我可是靠脸吃饭的人,打我哪里我都忍了,但是你打我脸我可就急了。”

黑猩猩犹豫了一下,一拳呼到我脸上,后面的事我就空白了。

等我醒来,发现我被绑在一根柱子上,周围并没有别人,过了不会儿门开了,一只身材娇小的猩猩进来了。

“看来你是醒了,我特意把你挑来的,希望你不要暴躁。”娇小的猩猩说道。

“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了?被我的魅力吸引了?”我冲它抛了个媚眼说道。

“自恋的野人,我是一名科学家,可以叫我诺兰,你将会是我的第一名试验品。”诺兰说着推来了一车手术用的工具。

“停,停,停,我自然为吧,你是一位讲道理的女士,所以吧,我得跟你谈谈。”我故作淡定的说。

“有什么好谈的?你这种低等野人在我们猿星就是害虫,没有什么是你们不能吃的,我们是受神的指示来到地球的。”诺兰不屑地说。

“神?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神,你们肯定是被人骗了,人类并不像想象的那样,你说的都是偏面。”我解释道。

我刚说完,那只红毛猩猩走了进来,指着我对诺兰说:“你千万不要被这只野人的话所蒙蔽,他并没有被脑虫吸附,所以想要骗取你的信任,快点把他大脑解剖了,我要看看里面都是什么构造。”红毛猩猩恶狠狠地说。

“瓦斯将军,刚刚他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,我们只听取了偏面,毕竟人无完人。”诺兰开始帮我说起好话来。

“你不要被他洗脑了,野人最擅长的就是谎言,我士兵都在外面等着呢,我可不希望看到他跑出去,希望等我再次进来时能看到他的大脑。”瓦斯说完后摔门而出。

“头一次见到这么暴躁的红毛猩猩,我现在是真的无话可说了,如果你能把图书馆搬来,我一定会给你找人类史和进化史给你看看。”我做好了等死的准备。

“嘿,我好像有那么一点喜欢你了,希望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。”诺兰说着把我解开了。

“你不是要解剖我吗?为什么要放我?”我问道。

“其实我从来没有解剖过任何生物,我当这个科学家都是父亲的意愿,我比较对历史感兴趣,可是我们所了解的太少了。”诺兰放松戒备对我说。

“你是要放我走吗?那刚才叫瓦斯的会放过你吗?”我问道。

“我这有个后门,你可以从那里走,我会叫人送来一具跟你类似的野人尸体来的,到时候大脑被解剖不会有人看出来什么的。”诺兰说着把后门打开了。

“我走之前还希望你能帮我个忙,我有两位很好的朋友,小影和娜扎依缇,希望你能帮我保护一下她俩,我会回来救他们的,证明给你看我们人类不是那么坏。”我说完后感觉自己形象高大了不少。

诺兰并没有说话,而是走上前吻了我一口,顿时感到一阵紧张和眩晕。

“额,我走了。”一转身一下撞门上了,我又回头冲他笑了笑,然后跑走了。

等我回到市区,早已变了样,街上一片混乱,警察正在开枪随意杀人,为什么我会知道呢,因为他们射死人知道都在笑,完全一副杀人狂的模样。

我一扭头,对面的一位警察和我四目相对,举起枪对准了我,心想刚逃出来,这下又要死了。一只手突然拽了我下,给我拽到了一边。

我一屁股栽倒在地,刚要抬头看时,一个小胖子正在看着我的头。

“看来你是没有被感染,你好,我叫馒头。”馒头伸出手来。

我仔细打量了一番,这体型跟他名字很符合。

“你好,我叫白溪。”我微笑着握了握他的手。

这时一颗子弹正好从我身旁射过,一转身,刚刚的警察已经走了过来。馒头扔出了一把小刀,直接飞到了警察的手背上,枪顺势掉了下来,我眼疾手快地捡了过来。

“快走,这旁边就是警察局,一会儿还会有更多警察过来的。”我跟在馒头身后一路的跑着。

到了一个商场的后门,我俩走了进去,我突然拉住了他。

“这里安全吗?”我问道。

“放心,没有被感染的人都在这里呢,之少在这不愁吃不愁穿,不用担心那些被感染的警察和猩猩。”馒头解释说。

走进商场大厅,一群人围坐在那,好像在讨论什么,见我过来就停住了。

“飞哥,我又整来个正常人。”馒头笑着说。

而那个飞哥冲我笑了笑,总感觉哪里怪怪的。我仔细看了一遍,这群人貌似没有老幼妇孺,都是青壮年。

“飞哥,不好了,猩猩又来了。”一个人跑过来大喊。

“兄弟们,抄家伙搞起来。”他拿起枪最先冲了出去。

“走,白溪,咱们也上。”馒头扔了把枪给我,然后也跑了。

我站在那犹豫了半天,忽然听到有微弱的声音传来,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后,我顺着声音来源找去,走到一个铁门前我停住了。

“看来声音就是从这传来的。”说着我去拉了铁门,可是一点动的迹象都没有,我又往旁边走,看到一个破窗洞后朝里望去。

里面用铁链子拴着三只丧尸,地上满满的尸体,旁边还有个姑娘在那哭。

“嘿,能听到我说话吗?里面什么情况?”我朝她喊去。

“我被他们扔在这当做丧尸的食物了,你能救救我吗?”女孩走过来,趴在窗口对我说。

我仔细看了看,长得还挺漂亮,顺手从身后的古董店里拿了一把日本刀出来。

“你往后退,别伤到你。”我使足了力气,朝窗洞砍了几刀,只看洞比之前大了那么一点,貌似还是不足以让她出来。

就在我准备继续的时候,她半个身子已经出来。我赶紧跑上去扶着她,瞬间一股寒意袭进我整个身子。

“你动作可真快,不过你身上好凉。”我缩回手说。

“里面那么冷,我又穿了件裙子,能不冷吗?”女孩白了我一眼说。

本站文章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

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网站管理员,需管理员授权方可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一经发现将承担法律责任!

百度